藠头辣子,保山味道之酸辣艺术

藠头辣子,保山味道之酸辣艺术

作者:董雪菲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06 更新时间:2020/9/11 12:26:24

       盛夏偏爱直接浓烈,一季独宠瓜果蔬鲜,这不,翠艳欲滴的红辣椒成串成簇地挂满辣椒树,仿佛默许盛夏痴恋。辣椒树丛本不高,还被密密麻麻的红椒们压低垂向地面。广博生根滋滋地吸允着生命之源,为那一串串水灵生动,为那采摘丰收喜悦,为那农家人朴实劳动与自然共鸣和谐之景,为祖辈相传腌藠头辣子的腌腊艺术,为设计美味与本土交融益彰的智慧。

  藠头辣子酸酸辣辣,保山寻常百姓家腌腊罐里必有的一道“开胃咸菜”。说是“咸菜”,其实不咸,吃过的食客评价颇高,盛赞它酸辣爽口,健脾开胃,去油腻,增强食欲。盛好一碗热气腾腾的白米饭,夹上一小撮红白相间,酸溜溜里裹着辛辣辣,脆生生里含着甘甜甜,唇舌欢舞。

  暑假惬意,赖在床上的孩子们,隐约看见奶奶拉着衬衫衣角,兜成围兜的样子,摊开后是一大堆奶奶早早去地里摘回红辣椒,通身透亮,外衣光滑,长如筷子,粗比香肠,香辣醇厚,红红艳艳,品质上乘,分外喜人,椒身妖娆,明明是蔬菜,非要在颜值上争俏。夜之精彩由早起的晨露来解说,晶莹剔透,颗颗圆润,挂在白菜青碧叶片,藏在韭菜心间,给红辣椒撒满一身小碎钻,闪闪发光,椒气十足。

  不顾晨露浸湿裤脚,奶奶抹抹鬓角汗珠和蔼地对妈妈说:“今年气候好,辣椒结了满满一树,树枝也缀不动了,索性我们今儿去摘回来,明天去街子天上再拼上点辣子,买点应季藠头,前面腌那罐要吃的见底了。”妈妈微笑着拎上大竹篮,婆媳俩一路有说有笑,说着辣椒,道着家常,不知道还以为是亲密母女俩。

  大门口围墙边用青石垒筑的素雅花台,勤劳慈祥的奶奶把藠头和芫荽种分成左右两小块种上,晨昏轻轻浇水,定期锄草施肥,阳光温润灿烂,时光缓缓,芫荽洒脱馨香悄然傲立,藠头圆通苗叶向阳茁壮,歌咏着保山夏天气候湿润,诉说着对家乡山水深深眷恋。

  本地藠头在七八月份大量成熟,上市,大型菜市场里白嫩饱满的藠头均由拖拉机装着卖。买家们提前心算好家里腌腊罐需要的用量,把藠头的斤数报给卖家。藠头质地松脆,脆嫩怡口,层层肥沃,颜色光鲜洁白,风味口感好,个头虽小营养却不可小窃,能降脂消炎,一定程度上能预防心血管疾病。家乡人民在奇思妙想中开发出多种生藠头吃法,腌,炒,生拌老干妈牌水豆豉等,道道生滋。

  婆媳俩摊开购回的藠头,削去藠头根须,逐个捡好装满筲箕。接下来,清洗和暴晒,阳光相助家中巧妇,肆意晒干藠头和水分。捡拾好的藠头和辣椒渐渐晒得软了,瘪了,留下最精华之材。奶奶拿出洗干净,无油荤,干燥的砧板和菜刀,把辣椒团成一把开始切成小碎段。这边妈妈在另外一个盆里两手开工,挥舞着菜刀上下剁着藠头。藠头独有一股香味,有些刺鼻和呛眼睛,妈妈微笑坚持着,为全家人用爱和心而做的山肤水豢。估摸着个把小时,婆媳俩把剁好的藠头和辣子配合着各种调料,咸咸精盐、提鲜味精、回甜茴香籽、酥麻花椒适量拌好,再放入陶罐里,封口时再点上些本地自酿白酒保质。

  腌好的藠头辣子,掏上一小碗,可直接下饭,或者炒上新鲜猪肉,点缀洋芋片,相拥甜脆藕……道道都是经典。有时,掏罐里中间部分的藠头辣子时会惊喜地掏出当初腌下的整个藠头和整包辣子,把藠头含在嘴里咂一咂,鲜脆可口,酸辣交融由舌苔传递给全身舒适满足的信号。整包辣子咬去椒尖,腌制中吸满藠头辣子汁水的辣椒随着椒身倾斜“哗”的一下流进嘴里,身心沉沦在甘旨肥浓中。

  藠头辣子,年年都腌年年食,保山餐桌上独道的酸辣艺术,刻在味蕾里的浓浓乡愁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