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能提取副作用 > 第四百六十九章 克利夫兰的进修之旅(上)

昆市,第一人民医院。
作为昆市唯一一家三甲医院,这里历史悠久,秉承了江南水乡的灵秀之气。
整个医院就如一座大公园一般,里面处处绿树如茵,亭台楼阁林立,景色十分优美。
医院正门有一座人工水池,池水清澈透亮,时不时有数十尾金鱼成群结队地游过,围着池心的一块景观石绕圈。
方院长站在水池前,身边围了一群院领导,正在谈笑风生。
他时不时地朝远处望上一两眼,神情间隐隐透出一丝期待,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人。
大概五分钟左右,只见远远开过来一辆大巴车。
方院长眼前一亮,手一挥喊道:“来了。”
众人顿时噤声,一个个有些紧张地看着大巴车开过来,直接停在医院门口。
车门缓缓打开,院办夏主任第一个从车里钻了出来。
紧接着,一个又一个西装革履的身影冒了出来。
这些人都是西方面孔,或金发碧眼,或黑发褐眸,有高有矮,有胖有瘦,足足有十余人。
夏主任跟老外们说了句什么,他们全都露出喜悦的笑容,冲着方院长这边热情挥手。
方院长露出一个矜持的笑容,带着身边的人迎了上去。
“方院长你好,很高兴见到你,我就是克利夫兰的哈里森。”
领头的老外正是哈里森博士,他这一口流利的中文冒出来,顿时让所有人都惊讶不已。
哈里森博士看到大家震惊的表情,忍不住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我来过华夏许多次,会说一点点,可以进行日常交流,再多的就不会了。”
方院长哈哈一笑道:“真让人惊喜,看来不用担心你跟病人交流的问题了。”
双方翻译在一旁努力地进行着沟通。
寒暄完毕后,一起在大门口合影留念。
随后,一行人便在方院长的带领下,朝着门诊楼走去。
“哈里森博士,欢迎光临,我们先从门诊楼参观一下,然后再去外科楼和综合楼,会见各科室主任,跟他们一起开个会,彼此了解一下,有什么想交流的都可以在会上谈。”方院长一边走一边介绍道。
大概十天前,他收到鹰国克利夫兰诊所的来信,一开始他还以为是诈骗邮件,后来想想不对,里面涉及的医学话题实在过于专业,不太像假的,便直接打电话过去,这才确认了邮件的真实性。
当得知对方想要来自家医院学习交流后,他顿时陷入狂喜之中。
克利夫兰诊所是鹰国排名第二的私人医院,四舍五入也算全球第二,一些强势科室甚至能排到第一。
这样一家实力非凡的顶级医院,远不是普通地市级三甲医院所能相提并论。
方院长知道因为某些特殊原因,克利夫兰跟华夏的医院有合作,会把一些对症的病人送过来治疗。
但他们对于合作对象很挑剔,只选择了京城的协和与海市的瑞基医院,这两家也是华夏顶级三甲医院,全国数一数二。
方院长万万没想到,这样的医院,竟然会越过协和和瑞基,直接找上门来,申请学习交流。
这一刻,他就像掉进米缸的老鼠一样,快乐得非常纯粹。
“哈哈,我们昆市的医院竟然有这么大的吸引力了。”
“换句话说,我们岂不是比协和和瑞基还牛逼?”
想到这里,他顿觉浑身一阵舒爽,瞬间笑得合不拢嘴。
事情敲定以后,方院长马不停蹄地向省里汇报,赶在年前把事情办了下来。
一直到今天,看到哈里森出现在自己面前,他都还有种如坠梦中的感觉。
不过,他心里也很清楚,对方千里迢迢地赶过来,并不是要欣赏那些烂大街的手术和治疗方案,而是冲着三清的临床试验过来的。
这一点,哈里森博士也表示得很清楚。
因为三清集团的最新研究成果,要在国内完成临床试验后,才会考虑拿着试验数据去鹰国申请FDA审核。
等到国外同仁能在临床上见识到这项新技术时,起码一年已经过去了。
中间这段时间,国外医生们只能在各大期刊上,无比艳羡地看着国内医生们,拼命在水相关的临床论文。
能不拼命吗?国内医生终于等到了这么一个机会,可以发表全球第一例临床桉例,那可不得拼命发论文。
要知道,一种先进,具有突破性的治疗方法问世后,第一个发表临床论文的人,绝对能拔得头筹,名声鹊起,甚至能在医学史上留名。
以往,这样的好事都是落在国外医生们头上,怎么也轮不到他们。
因为没有突破性的新技术,自然也就不会有临床桉例。
他们往往都是看到国外医生治好病人发的论文,才知道有这么一种新的方法可以拯救病人。
以前许多新技术要引入国内,往往要花上数年的时间。
再加上在医院实操的时间,不客气地说,造成了国内外医疗界近十年的技术代差。
而现在,这种现象彻底颠倒了过来。
第一个使用人造血液抢救大出血患者的临床桉例。
第一个使用纳米药丸治疗超级细菌的临床桉例。
这些全球第一,如今都属于昆市第一人民医院了。
对于医院的医术和声誉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提升。
后续源源不断的新桉例,也都出现在华夏国内各大医院里。
跟国外的医生们,没有半毛钱关系。
他们变成了那个只能看着论文,发出阵阵惊叹的人。
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大家都心知肚明。
三清的横空出世,给华夏医学界带来了太多的改变和提升。
以至于国外的有识之士,已经无法忍受这一现象的继续。
他们想得很美,既然在国外等不到,那就来华夏的医院学习,提前参与到三清的临床试验中来。
方院长想到这里,心中不禁冷笑起来。
“想来抢论文首发吗?我是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起码得临床三期,才能让你们参与进来,与此同时,还得在医院给我好好干活。”
“既然是学习和交流,那必然是相互的行为,不可能只有单方面的教导,否则就不公平了。”
“趁这个机会,也让院里这些医生们开开眼,看看全球最好的医院里,医生们的医术都怎么样,得好好向他们学习,提升自己的技术。”
方院长打定主意,嘴角露出一丝老狐狸阴谋得逞后的微笑。
这一切,哈里森博士自然不知道。
他带着12个科室主任,依次参观了门诊大楼,急诊室,ICU,以及外科大楼。
众所周知,鹰国的医生属于上流人士,个个都是高级精英,尤其是顶级医院的科室主任,那更是精英中的精英,权威中的权威,一个个儒雅大方,气势十足,一看就知道绝非普通人。
当这样一群人,穿着笔挺的定制西装,出现在喧闹的门诊大厅里,瞬间就引发了轰动。
病人的目光全都被这些老外们吸引了,都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怎么来了一群外国人,身上衣服看起来很贵的样子。”
“院长亲自带着,肯定是外宾。”
“他们那个气质,一看就不简单。”
“会不会是什么外国的富豪?”
“拜托,这可是昆市,一个小县城而已,人家要去也是杭市和苏市,怎么会来这里。”
“不要大惊小怪了,现在国内医术很发达,有老外来看病很正常。”
“可是他们看着不像病人啊,反而好像在考察。”
“我也觉得不是病人,如果是病人,难道不是直接找几个主任专家会诊吗?干嘛傻乎乎地到处转悠?”
病人们猜了半天也不知道为啥,但都对这些鹤立鸡群的老外们产生了深刻的印象。
哈里森博士去瑞基医院的时候,见识过大场面,毕竟昆市的人流量跟一线城市还是不能比的,所以他表情非常澹定,从头至尾都维持着冷静。
但其他的主任们都发出了没见过世面的惊呼。
“哇,居然有这么多病人?”
“不愧是华夏,能把这么多病人管理得井井有条,还能让他们痛苦地进来,健康地走出去。”
“这些都是门诊病人,住院病人应该没这么多。”
“我的天啦,如果我每天要给这么多病人看病,肯定早就累死了。”
“也许你会天天呆在医院,就像当年做实习生一样。”
“这不是好事吗?他又可以多换几个老婆了。”
“这么辛苦的医生,收入应该很高吧。”
“嘘,不要说这么让人伤心的话题,我听说华夏的医生们收入都不高,起码跟我们比起来是这样。”
“ok,让我们换个更纯粹的话题,在每天这么多病人的磨练下,医术肯定提升得很快。”
“所以华夏的医生比我们更熟练,见过的疑难杂症更多。”
“好了,我已经开始担心起来,我们不会被比下去吧,那可真够丢人的。”
“肯定不会所有科室都这样,但你的科室需要小心一点,那正是三清发力的领域。”
参观完门诊和外科大楼后,上午的活动圆满结束。
在食堂吃过午饭后,哈里森一行人来到综合楼,进入一间宽敞的会议室。
里面已经坐满了人,都是昆市人民医院的医生。
里面不但有各大科室主任,还有副主任,主治,以及一些优秀的年轻医生。
把一个大大的会议室挤得满满当当。
双方各就各位后,方院长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缓缓开口道。
“让我们热烈欢迎来自遥远的鹰国,克利夫兰医院的哈里森院长,以及所有专家。”
热烈的掌声瞬间响彻了整个会议室。
方院长举起手,掌声渐渐停息,他笑着说道:“既然这么多人在,我就直接说正事了。”
“哈里森院长,你们此行目的,我已经了解了大概,大体上没什么问题。”
“目前我们正在进行一些临床试验,都可以让你们参与进来。”
听得此言,老外们都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不过,”方院长继续说道:“作为交换,你们都得给医院干点活,这点要求不算过分吧。”
哈里森博士沉吟了片刻,问道:“能问问具体是什么样的工作吗?”
方院长竖起三根手指,道:“主要是一些教学工作,你们都是全球最顶尖的医生,我们医院这些年轻医生们,都很好学,他们都想向最厉害的人学习医术。”
“大概有三个方面,每天要出两个小时的门诊,做一次示范教学手术,再讲一个小时的课。”
“怎么样?要求不高吧。”
“你们放心,由于临近过年,病人会少很多,不会影响你们参与临床试验。”
哈里森顿时露出一丝苦笑,门诊和讲课倒还好,时间不算多。
但要是万一遇到个大手术,那就只能加班加点。
这还真是从他们身上薅羊毛来了。
不过谁叫他们有求于人呢。
他跟下属们商量了半天,捏着鼻子答应了下来。
方院长顿时大喜:“太好了,这样吧,我也不占你们便宜,下午的会咱们可以提早结束,晚点直接让你们参与临床试验,进行学习。”
“目前人工血液和纳米药丸都在进行,除此之外,我们这里还有胶囊肠胃镜可以学习操作。”
“明早上门诊也不用担心,有我方的科室主任陪同,你们只要给病人看病,一起联合诊断,然后我们的人开药方就行,至于教学手术,我们也都会安排妥当。”
哈里森博士也高兴不已,兴奋地搓着手道:“太好了,非常感谢。”
“能一过来就参与到临床实验中去,学习先进的治疗技术,真是让人激动啊。”
“对了,你们还有什么其他问题吗?”
他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
一名女医生举起了手,用流利的英文开始提问。
“罗曼博士,我是神经外科的简医生,您是一位神经外科方面的大拿,我想问问脑干出血神经内镜手术。”
“这种手术风险极高,难度极大,死亡率高,请问手术中有哪些需要注意的方面,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吗?”
罗曼博士黑发黑眸,似乎有着南部欧罗巴血统,他有些惊讶道:“哇,美丽的女士,你真是一位有野心的医生,让人印象深刻。”
“脑干出血可是脑出血中最严重的疾病,能否在脑干上开展手术是评估一名神经外科医生水平的最重要指标,被称之为最难手术。”
“以我的经验来说,要想成功完成手术,最重要的是精准定位,然后在神经内镜下进入血肿腔,在保护好脑干的前提下清除血肿。”
“这方面,我有几点微不足道的经验可以分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